邬贺铨院士谈“算力”:降低门槛很重要,企业要抓住机会发展算力产业-很重要,院士,门槛Boss科技

资讯 4个月前 wzxxw
970 0 0

继热力、电力之后,“算力”已成为新的关键生产力。在全社会加快数字化建设的今天,算力参与度和所占比重越来越高。

7月30日,2022中国算力大会在济南召开。红星资本局在会上获悉,2021年,我国算力核心产业规模达1.5万亿,关联产业规模超过8万亿。中国算力产业规模快速增长,近五年平均增速超过30%,算力规模排名全球第二。

算力将助力产业数字化转型升级。算力如何更充分转化为生产力?算力如何使用起来更简单?我国在全球市场还有哪些发展前景?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在会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分享了他对国内当前算力产业的思考与关注。

邬贺铨院士谈“算力”:降低门槛很重要,企业要抓住机会发展算力产业-很重要,院士,门槛Boss科技

邬贺铨

问题一:算力如何转化为生产力?

“算力没法像电力一样‘即插即用’,算力使用需要门槛,首先必须有充分数据,通过数据进行建模,总结出数学模型,才能根据数据来计算,得出人工智能的决策。”邬贺铨指出,虽然我们产生了很多数据,但真正存储起来的比例并不够高,最终利用的比例则更低。

邬贺铨表示,应从源头上充分发挥数据的能力。他提到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认为中小企业并不需要自己购买设备和软件。“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而言,实际可以用云服务,我们要推动云服务让更多企业利用起来。”

算力发展需要有基层产业基础,包括数据中心、芯片,也包括前端的预处理和后端应用。邬贺铨认为,这些仍然需要通过开发来适应不同应用的需要。

如何降低数据中心的能耗,也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邬贺铨提到了“东数西算”,即利用西部的比较充裕的能源,比较廉价的电费,以及有可能利用再生能源,满足低碳需要。“发展算力产业,产业链非常长,数据中心只是算力产业里突出的中心环节。”

问题二:各行各业对算力的需求多种多样,如何才能让算力使用起来更简单、更方便?

邬贺铨提到,数据并非“拿来就用”,算力需要计算,而计算需要模型,模型又根据大数据训练产出,这意味着算力建模的门槛很高。“但不能让这些工作只能极少数企业会做,他们也做不过来。”邬贺铨表示,降低算力门槛就十分重要。

邬贺铨介绍,目前国外已有些企业把硬件服务器资源开放出来,也包括算力算法的模型平台。而在国内,百度、阿里、华为等大企业也已经开放平台,这意味着中小企业只要有意愿需求,都可以利用这些平台做数据训练。“目前国内已经意识到要让算力更简单、降低算力使用门槛的趋势。”

邬贺铨认为,精密模型的数据训练需要国家部署重点领域进行算法开发。随着算力资源的充分,计算的门槛将会降低。

问题三:全球算力方面,中国有多少机会?

邬贺铨提到在2021年全球算力分布中,中国位列第二,仅次于美国,中国基础算力、智能算力占全球比例分别为27%和26%。其中,中国在智能算力领域超过美国。“中国的数据量更大,所以我相信用不到一两年,中国算力总规模将超过美国。”

邬贺铨提到中美算力的一个区别,即中国的超算和AI智能中心是以政府为主,基础算力以运营商和互联网企业为主,美国则主要是互联网为主。运营商有云也有网,邬贺铨预测,未来的云网融合方面,中国也许可以走在美国的前面。

数字经济堪称拉动经济增长的“核引擎”,以北京为例,今年上半年,数字经济占全市GDP的比重已经达到43.3%。而在数字经济蓬勃发展趋势下,高技术制造业占比越高,标志产业结构升级,新旧动能转换越快。据山东省官方数据,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增长15.5%,高于规模以上工业10.7个百分点。

“算力是数字经济新引擎,数字经济也是我们新经济的增长点。”在邬贺铨看来,发展算力要抢抓机遇。不同类型的芯片适用于不同的计算任务,这意味着想要发挥芯片能力,光有芯片还不够,还要合理规划,需要跟算法更好配合。“也就是说,要搭建一个适应AI芯片计算的一个生态,包括芯片、算法以及前端、终端、边缘计算等等,这是一个很大且难得的空间,对中国而言也是一个机遇,希望国内企业能抓住机会发展自己AI的算力产业。”

问题四:各地都在布局数据中心,如何避免无序竞争?

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联合多部门发布通知,宣布全面启动全国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建设,同意在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内蒙古、贵州、甘肃、宁夏等八地建设国家算力枢纽节点,并规划了10个国家数据中心集群,大力推动“东数西算”工程。这也是继“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输”以后,又一个跨区域资源调配国家级重点战略工程。

邬贺铨认为,建设八大枢纽和十大数据中心,是有意引导东部规范热数据的发展,西部更好地支撑全国的冷数据,不做无序建设。

但在枢纽之中,有不同企业建设的数据中心,邬贺铨指出,目前各个数据中心的协同不够,地方政府应统一协同,“至少在公用的能源、电力、水等等以及出口的干线带宽上面可以做到优化,甚至数据中心之间的备份也可以得到很好的互补。”

邬贺铨认为,另一个需要优化的方向是区域协同。“我们希望大型数据中心是两地三中心,至少还有异地,那么主数据中心跟备用数据中心之间,数据就要来往的沟通。”邬贺铨指出,更大的协同在于东西部,“比如说我们希望甘肃宁夏的要跟上海的数据中心协同,希望东部的热数据转到西部。两地之间谁来沟通?这就需要国家层面对跨域的数据中心协同的规划部署。当然这需要时间。”

建完数据中心,想办法发挥作用,在邬贺铨看来更重要。“比如现在要建一个大型数据中心,可是用户跟不上,市场没跟上,建完以后相当于闲置。一旦芯片过时就是白建,所以也需要更好地结合市场需要。”

邬贺铨表示,数据中心是重资产,投入进去回报比较慢。对于西部建设数据中心,邬贺铨认为很难马上得到回报,将来应从发展增值服务,安全保障,或者是服务质量保障等方面努力。“数据中心的产业链现在刚刚开始,抓住这个中心环节是对的,但是要延伸到全产业链才能发挥它的价值。”

红星新闻记者 王田

编辑 余冬梅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