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与争鸣】郭才书丨跟着《北坡风光》而“风光”-风光,北坡,郭才书丨

资讯 2个月前 wzxxw
585 0 0

【鉴赏与争鸣】郭才书丨跟着《北坡风光》而“风光”-风光,北坡,郭才书丨

原创首发 侵权必究

跟着《北坡风光》而“风光”

□ 郭才书/ 文

俭周兄弟署名“建树”的散文集《北坡风光》终于出版发行了!

只是,“临产”那阵子,“孩子”在“产房”折腾的时间比较长。去年11月,安阳师院陈才生教授就作了序,我想着印刷也就是分分钟的事儿,机器哗啦啦一过,一切,一裁,一装订就成了,年前不误拿到手。结果后来没了音讯,我也不好意思再追问下去。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6月22号,因为母亲一周年我回了家。正好俭周打来电话,要我写“北坡风光”四个字,说准备新书封面用。

【鉴赏与争鸣】郭才书丨跟着《北坡风光》而“风光”-风光,北坡,郭才书丨

我心中有点儿忐忑:我知道自己的字什么水平,所以从来不敢说自己的字为“书法”。糊弄不懂书法的人倒还勉强,但是行家看了,是要笑话的 。我的字真的还没入门。

我怕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香飘四溢的好汤!

按道理说我该坚决拒绝的,起码也要谦虚地推辞一番。因为本来字就不咋地,而且“北坡风光”这四个字更难写,没有金刚钻,就不该揽人家这瓷器活儿。但我心里作祟,藏着一个“小九九”:让自己的字也能印到“名人”的书上,让“封面题字”写上自己的名字;让每一位仰慕俭周的读者,首先看到的是封面上我的字;俭周的书流传千古的同时,我的字也能跟着“遗臭万年”。

这样的机会不多,千万不敢错过,万万不能推辞。此刻的我,就像一个被大人正戏逗着要他家东西的三岁孩子,只怕一松口,东西真没了。我不敢推辞,害怕让脱了,《芝兰园》群里书法不错的文友有的是,俭周兄弟另找他人写咋办?自己的虚荣心又怎么满足?

我没有推辞,只是说:“恐怕写不好,我得练练。”

是得练练,而且我得好好练练,不然真对不起这本书。

我先手机上逐一搜索“北坡风光”四个字的行书,屏幕上立刻出来多位古代名家的书法,我挑选了其中自己看着最顺眼的字,两天时间里,用中楷毛笔在宣纸上竖着横着意临了五六十遍,但是没有我中意的。我担心字大不好驾驭,又把字写小,怎奈眼高手低,最终写出来的字还是不尽如意。一声叹息后,只好从这一堆废纸中挑选了四个字,拍照后发给了俭周。

本想着这就交差了,隔了一天,俭周又打来电话,说出版社要求“风”字不能写繁体的。我又赶紧练写简体,然后选了两个发过去让他挑选,这才算完。

回头再说《北坡风光》这本散文集,这是俭周兄弟多年心血的结晶,文集里的60来篇文章,被归类为情感篇、游记篇、人物篇、生活篇和杂谈篇共五辑。文章大部分都在《芝兰园》平台发表过。

俭周才思敏捷,文采斐然;文章雅致,笔下生辉;字字珠玉,篇篇精彩。

譬如《老房子》,譬如《北坡风光》,作者是饱含深情、饱蘸笔墨去写的,浓浓的乡愁渗透在字里行间;

譬如《葱花饼》,譬如《厕所“趣谈”》,文风幽默,妙趣横生,让人忍俊不禁,差点笑尿了裤子;

譬如《捧杀》,譬如《彩票畅想曲》,俭周的几篇杂文,文笔犀利,语言辛辣,手法老道,一语中的,一针见血,读后不觉拍案叫绝,直呼过瘾,虽然“所写的常是一鼻,一嘴,一毛,但合起来,已几乎是或一形象的全体。”《厕所“趣谈”》虽未归类为杂文篇,但我认为是很杂文的。

譬如《三爷四记》,人物描写细致入微,栩栩如生,一个活灵活现的三爷立刻闪现眼前。

又譬如《棒棒》,看似写狗,却不是单纯地去为一只狗画像素描,而是把狗的灵性、忠诚巧妙穿插在家庭生活中,让棒棒的可爱和可怜得到了升华。当一只家狗,能够在主人去世后,很通人性地默默地匍匐在老人脚底下,眼里噙着泪,为她守灵,为她祈福,甚至在老人安葬后不知去处,为她“殉葬” 。文章这样收尾,怎么会不打动人心?怎么会不让读者产生共鸣?

【鉴赏与争鸣】郭才书丨跟着《北坡风光》而“风光”-风光,北坡,郭才书丨

俭周的文章,无论立意,无论构思,亦或架构,都巧妙安排,别出心裁,显得新颖独特,恰到好处,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读后或酣畅淋漓,如饮甘饴,直呼痛快;或余味无穷,掩卷沉思,浮想联翩。

……

不敢一一评论,毕竟自己才疏学浅,文笔拙劣,只能如此隔靴搔痒,整几句算了。就像到了长城只会感叹一声:“啊,真长啊!”看了大家文章,留言仅能出个大拇指,或者说句“真好啊”一样。寂寂无名的我这里再啰啰嗦嗦说上一堆,一是自己不识趣,不知眉眼高低,二是画蛇添足,弄巧成拙。

陈教授的序言高屋建瓴,点评精彩,总结到位,包罗万象。文末虽然含蓄指出“作品结构、手法运用诸方面再作更多的研究”,但咱是只觉得俭周的文章都好,看不出来毛病来。不过咱得信陈教授,不跟人家打别,人家毕竟是大教授呢,懂得多。

就此打住了。《北坡风光》本就是一匹五彩缤纷的锦缎,再加上陈大教授花枝招展的“前序”,便是锦上添花。人家是签名售书,俭周是签名送书,你还犹豫什么?

只是我的字,恐怕辱没了这本书,要跟着俭周兄弟的《北坡风光》而“风光”了,你要看着觉得毁眼,就像文友偶然说的那样,把书皮撕了便是。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