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依旧笑春风”——南戏《觅水记》钩沉

资讯 3个月前 wzxxw
705 0 0

“桃花依旧笑春风”——南戏《觅水记》钩沉

京剧《人面桃花》剧照

“桃花依旧笑春风”——南戏《觅水记》钩沉

欧阳予倩改编的《人面桃花》剧本,由北京宝文堂书店出版。

   桃花依旧笑春风,是唐代诗人崔护的七绝《题都城南庄》中的一句,可又有谁知,仅凭这一首诗,竟然成为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古本南戏《崔护》又名《觅水记》的主角,流传千年至今尚存佚曲16支,先后收入明纽少雅《九宫正始》及近人钱南扬《宋元戏文辑佚》。从套曲组合看,当是南戏温州时期的作品。

  崔护遇女题诗故事

  南戏《崔护》(《觅水记》)剧情出自唐孟棨《本事诗·情感第一》,与崔护其人其事基本相符。故事大致如下:

  博陵书生崔护,姿质优雅,孤洁清高。举进士落第,清明日,独游都城南郊。途经一户人家,见院内花木丛萃,寂若无人。叩门良久,才出来一位女子,从门隙中探视着他。通过对话得知原来是一位秀才寻春独行,酒渴求饮,乃返回屋里捧出一杯茶水,并开门设几命坐饮茶,自己独自伫立在一株小桃树前,而意属殊厚。她长得妖姿媚态,绰有余妍。崔护有意以言挑之,她始终是不答,而两眼却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崔辞别离去,她送到门口,如不胜情而入,崔亦眷盼而归。尔后再不复至。

  来年清明日,崔护忽又思之,且情不可抑,即径往寻之。只见门墙如故,而紧锁不开,因而题诗于左扉云: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至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越数日,偶至都城南,又往寻之,闻其中有哭声,叩门问之。有老父出,反问道:你莫非是崔护吗?崔答道:是也。老父哭道:你杀了我女!崔大惊,不知所答。老父说:我女成年知书,未嫁人。自去年以来,常精神恍惚,若有所失。近日,我同她外出,归家时见门上有字,读之,入门而病,绝食数日而死。难道不是你杀死她吗?说罢又大哭起来。崔听罢异常感动,请求进去哭一场。进入一看,发现女子俨然睡在床上似的,他抱住她的头,抚尸大哭而告之:我在此,我在此!须臾,女子渐渐地张开双目,过了半日就复活了。其父大喜,遂将其女嫁给了崔护。全剧以大团圆结局。

  杂剧传奇搬演不绝

  该剧原本佚,仅存16支残曲。其中【粉蝶儿】【会河序】【越恁好】【会河阳】四曲同属一套,为崔护游春时所唱;【养花天】【惜英台】【前腔第二换头】【前腔第三换头】【海棠赚】【前腔换头】【月上海棠】【沉醉海棠】【川豆叶】九曲同属一套,其中二、四两曲崔护唱,三曲女子唱,一、六、七、八、九五曲崔护与女子对唱,描写觅水情景,唯第五曲女子与母亲对唱,与《本事诗》不同。【两休休】【前腔第二换头】【前腔第三换头】三曲同属一套,女子唱,思念崔护之辞。

  历代与此同题材的戏剧,包括改本,可考者至少有11本:宋官本杂剧2本,分别为《崔护六么》与《崔护逍遥乐》,均见《武林旧事》。元杂剧2本,分别为元白朴的《崔护谒桨》与尚仲贤的佚名一本,均见《录鬼簿》。明杂剧2本,分别为明孟称舜《桃花人面》,见《盛明杂剧》;凌濛初《颠倒姻缘》,见《远山堂剧品》。明传奇四本,分别为:明金怀玉《桃花记》,见《远山堂曲品》;杨之炯《玉杵记》,见《曲品》;无名氏《题门记》,又名《桃花庄》,见《古人传奇总目》;《登楼记》,见《曲海总目提要》。清杂剧2本,清舒位作《桃花人面》,见《紫鸾笙谱》;曹锡黼《桃花吟》,见《颐情阁五种曲》。

  近代先有朱琴心据明传奇本《题门记》整理演出的《人面桃花》。朱琴心系京剧名旦,与梅兰芳等四大名旦及徐碧云并驾齐驱,有六大名旦之誉。

  欧阳予倩改编为经典京剧

  继而有欧阳予倩改编的《人面桃花》,情节稍有增益,据陶君起《京剧剧目初探》,略述如下:

  博陵书生崔护落第闲游都城,经过杜曲村,口渴,见一家有桃花,叩门求饮,遇少女杜宜春,互相倾慕,订后会而别。崔护友吴是仁疑其有邪行,假称崔父病,诓之返里。次年崔再至都,往访杜宜春,桃花依旧,女则不在门中,乃题诗于门,惆怅而去。杜宜春回家见诗,悔之失臂,思念成疾,昏梦中遍寻崔护不见,一瞑不醒。崔护重来,知其死,求杜父许其抚尸大哭,杜父不忍拒,宜春闻崔哭声复活,二人结为夫妇。

  从此,欧阳本即成为通用的京剧本流传至今。欧阳予倩1921年与沈雁冰、郑振铎、熊佛西等组织民众戏剧社。该剧是他于1920年完成,曾亲自饰演剧中女主角杜宜春,驰名一时。1955年,又对剧本作了部分修订,并从唱腔到表演加以精心设计,剧情与《本事诗》的记载略有不同,尤其是结尾,给这一段具有传奇色彩并流传千古的美丽爱情故事一个完美的结局。剧本修订后,由中国京剧院三团的关肃霜饰杜宜春、高一帆饰崔护。排演出来之后,成为中国京剧院经常上演的经典剧目,同时成为关肃霜的代表作,她饰演的少女杜宜春甫一亮相,便获得满堂喝彩。1955年,该剧应邀进中南海露天花园,为周恩来总理接待印度总理尼赫鲁演出。1956年,该剧作为中国京剧院访问日本的主要剧目,周恩来总理审查剧目时,夸奖这部戏像一首美丽的田园诗,很适合出国演出。京剧名家俞振飞1954年在香港演出此剧,亦轰动一时。擅演此剧的京剧名家尚有李少春、童芷苓、吴素秋、姚玉成等。

  评剧昆剧等剧种移植

  欧阳本《人面桃花》还为多个剧种移植。其中尤以评剧驰名,早在20世纪30年代,评剧名家李小舫就移植了欧阳本《人面桃花》,名伶韩少云(饰杜宜春)和艳铭杰(饰崔护)合演此剧,影响颇大。1937年,时年21岁的评剧名伶喜彩莲携阳春社闯上海,所演的剧目就有李小舫移植本《人面桃花》。喜彩莲还在化妆上作了大胆的改革,她饰演的杜宜春不再用戏曲花旦的传统头面,而用改良扮,即不贴片子,不包头,只在头上佩戴几个油黑的高发髻,耳旁垂着两条辫子。这既符合剧本的规定情景,又接近现代妇女的发型。服饰上,她不穿传统的花旦裤袄,而穿带水袖的褶子;不穿绸裤,腰间系着镶边的围裙。看起来新颖美观、舒展大方,给人以可亲可爱之感。尤其是,舞台上喜彩莲与李小舫首创了评剧利用灯光和立体布景,打破了一桌二椅的惯例。在《人面桃花》一剧中设有立体门墙,门墙里外桃花盛开,烘托了舞台气氛,至今为各评剧院团演此剧时效法。喜彩莲的演出,欧阳予倩多次观看,并指导她运用现实主义的表演方法。此剧演出后,轰动上海滩。后来,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成戏曲纪录片。

  更有石家庄市评剧院一团尚丽华扮杜宜春,唱念做表俱佳,自成一派;尚世华扮崔护,大胆创新,演至题门时,改单手题诗为双手题诗,因难度增大而字体愈美,赢得观众的热烈喝彩。

  此外尚有昆剧、秦腔、越剧、粤剧、川剧、蒲剧、歌仔戏、桂剧等,均演过此剧。其中以昆剧《桃花人面》较著名。情节据明孟称舜本改编,改崔护落第为及第,在京城候选。清明日郊游,因口渴叩门求水,与门内少女叶蓁儿相遇,互生爱慕之情。崔护因公干离京,却无法忘怀蓁儿,次年清明,崔护再度寻访蓁儿,只见大门紧锁,不禁怅然,于门上题诗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黯然离去。最后仍然参照欧阳本,以复活、团圆结局。2019年,上海昆剧团以本剧作为首届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演的收官剧目演出,赢得观众青睐有加。

  来源:温州日报

  原标题:桃花依旧笑春风——南戏《觅水记》钩沉

  作者:徐宏图

版权声明:wzxxw 发表于 2022年6月25日 17:54。
转载请注明:“桃花依旧笑春风”——南戏《觅水记》钩沉 | 温州信息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