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乡徽章厂:40年专精铸就“徽章联合国”

资讯 3个月前 wzxxw
504 0 0

  温州信息网讯苍南县金乡镇凉亭村,隐藏着一个可让人遍览国内、国际各种徽章的徽章联合国。走进村里小道边上的金乡徽章厂厂区,迎面就是气势磅礴的徽章联合国影壁,厂区3楼的产品陈列室中,近1000平方米的展板上和展柜里展示着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数万种徽章,从普通的校徽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徽章,从外军的各类军章到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军警徽章,涉及联合国维和部队以及50多个国家,徽章联合国确实名副其实。

  金乡徽章厂,这个名字还深深刻着上世纪80年代时代烙印的企业,是如何把自己变成徽章联合国的?

金乡徽章厂:40年专精铸就“徽章联合国”

金乡徽章厂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加枢

  用专业力量完成最光荣的任务

  陈列室里展示的数万种徽章,每一枚的信息,金乡徽章厂董事长陈加枢都是了然于胸,如数家珍。不过,最令陈加枢自豪的是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

  这是一枚我会自豪一辈子的纪念章。陈加枢说,一是它具有特殊的意义,去年年初金乡徽章厂接到生产邀约,在与多家央企角逐中脱颖而出,有幸成为生产企业之一,参与到这项最光荣的任务中;二是它需要的工序之复杂,工艺技术要求之高前所未有,但金乡徽章厂凭借先进的科技力量和精湛的工艺技术克服所有困难,经过两个多月的日夜赶工,于去年5月底提早完成了220万套的生产任务。

  纪念章通径为50毫米,主色调为红色和金色,涉及哑金、亮金等5种上色工艺。每一枚都要经过23道工序,仅电镀就需要7次,每一处的色彩都有严格的区分,同时又要保持整体一致。陈加枢指着纪念章上的一层镀金示意,你看,这层镀金厚度只有万分之二毫米,工艺细微到肉眼都看不见。

  徽章制作完毕验收时,还要经过一道耐磨耐腐蚀测试,一旦有一枚通不过就要推倒重来,前功尽弃。为了确保产品质量和工期,金乡徽章厂投入了十几位研发人员,全力投入纪念章的设计打样、技术攻关。同时不断招聘工人,购买最新设备,原来员工只有200多人,最多时增加到800多人。为避免部分员工对新设备不熟悉而出现差错,老员工与新员工搭配成组,保证了每个工序环节的顺利进行和生产线24小时的不间断。去年5月28日,当所接任务的最后一批徽章装车起运时,全厂数百名员工欢呼雀跃欢庆成功,不少人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金乡徽章厂:40年专精铸就“徽章联合国”

  以专注匠心坚持不起眼的生意

  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生产任务期间,陈加枢和担任企业总经理的儿子陈彦弘几乎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但他们和公司的技术团队都对克服所有困难、完美完成这个最光荣的任务充满信心。

  信心来自创业近四十年来专心、专业、专注做徽章的坚持,在徽章的研发、生产方面积累了相当厚实的经验和技术。

  金乡是温州模式的发源地之一。生于1956年的陈加枢,1975年入伍当了5年的文艺兵,1980年退役后跑了几年的市场走南闯北推销校徽赚了第一桶金,1983年就以军人的果敢作风和勇气,正式创办了金乡徽章厂。

  创业之初,陈加枢凭借勇气和魄力拼杀市场。为走向大城市开拓全国大市场,1986年9月,陈加枢带领金乡徽章厂的5名员工到上海外滩如意酒家举办产品观摩会,公开摆擂台向全国同行叫板,要和他们比质量、比价格、比信誉、比速度。上海回来的第二天,一位外商打来电话下了一个8万个徽章的订单,金乡徽章厂自此算是一炮打响。

  但创业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因设备陈旧,生产工艺落后,资金短缺,金乡徽章厂在上世纪80年代末曾一度陷入低谷。陈加枢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一边引进先进设备,一边到上海广招人才,高薪聘请高级技师,花大代价在制造工艺上做文章。更重要的是,企业全力争取各种高难度订单挑战自我,如1990年亚运会开幕式纪念章,1997年驻港部队服饰徽章,1999年驻澳部队服饰徽章,雅典奥运会纪念章,北京奥运会志愿者徽章,外军的各种军章、联合国维和部队的军警徽章等,以及光荣在党50年纪念章任务,通过这些高难度订单不断更新设备、学习提升新工艺新技术,并为下一次的新挑战打下良好基础。

  一枚小小的徽章,早年每枚可能只有几分钱几厘钱的赚头,现在可能也不过几毛几块钱的利润,是相当不起眼的微利生意,为什么能专注坚持做了近四十年?陈加枢解释说,他一直坚信小小徽章会有大市场,能做成大事业,而这一切都需要专心、专业和坚持,不允许分心。

  靠着这份匠心,金乡徽章厂这个徽章联合国几十年来把这份小小的生意做成了大大的事业。近几年,他们每年生产的徽章达1.2亿枚,企业总产值年均增长30%。

  走文创新路打造更长寿的企业

  近四十年专注坚持做成徽章联合国的金乡徽章厂,已发展成为国内乃至国际徽章行业的龙头企业。但怎样才能让企业在保持健康的同时还有新的发展?陈加枢决定走出舒适圈,用文创+徽章的模式,将小小的徽章设计成镶嵌了珠宝、玉石的挂件,当红影视IP的文创周边,贵金属类奢品等文创和高附加值产品,开创徽章产业的新时代。

  这个新思路的形成,一方面是因为徽章的市场已经到了天花板,我们并不满足于只做单一的订单承接者和生产加工者的角色,必须要‘多条腿走路’才能不断提升抗风险能力。为此,陈加枢多次跑到北京、上海的知名高校和创新企业,搜寻人才和合作对象,组建设计和研发中心。

  但这个发展新思路和如何打造更长寿的企业得年轻人来干。陈加枢非常重视企业接班人的培养,90后儿子陈彦弘2017年留学回来后,马上到了车间流水线,在电镀、铸造等生产全线的每一道工序上工作,以悉数掌握各个工艺环节。现在,在企业精细化管理、团队打造等方面,陈彦弘已经体现担当,企业逐渐烙上这个年轻人的活力印记。

  明年开始儿子还要接触更多的实务,而我将着手金乡徽章博物馆的建设,以完成多年的夙愿。陈加枢透露,这个博物馆占地30亩,同时也将是科普教育基地和徽章公园,自己收藏的徽章和艺术品将是博物馆展示内容的一部分,从某个角度来说,更具社会性的金乡徽章厂,会更有生命力。

  记者手记

  没有时尚的企业名称,偏居县郊一隅,生产的也算不上高精尖的产品,看上去,跟国际化很难搭边,但事实上,对国际市场的开拓力度和在国际市场上的朋友圈,足以让诸多企业仰望。金乡徽章厂用40年的时间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做专、做精,秉持匠心,小产业同样可以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近年来,从中央到省、市,不断出台相关政策鼓励支持中小企业专精特新高质量发展。对于基础薄弱的小企业而言,精特新可能需要大量的资本沉淀,但专却只与企业负责人对行业的热爱与认同关联。专到极致,精、特、新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来源:温州商报

  原标题:金乡徽章厂:40年专精铸就徽章联合国

  记者:王木正

版权声明:wzxxw 发表于 2022年7月4日 16:58。
转载请注明:金乡徽章厂:40年专精铸就“徽章联合国” | 温州信息网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参与评论!
立即登录
暂无评论...